环境中国 环保新闻 统一大市场,对环保行业有何利好?

统一大市场,对环保行业有何利好?

广告位
这两天,“统一大市场”(《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简称《意见》)的消息犹如平地惊雷,引起了各产业界的热议。
有人说这将是影响中国未来经济走向的重大变革,从文件内容看,的确是一次对经济结构改弦更张式的创举。

这两天,身边不少朋友和我谈到这个话题,能看得出来,很多朋友对这件事儿还是充满了很多期待的,今天正好借助这篇文章和大家聊聊,统一大市场到底会对环保行业有何影响?

01

《意见》稿的主旨在于一“破”

尽管我们已经能够通过“统一大市场”这几个字把握《意见》稿的宏旨大义,但同时也有必要看看这个主旨下的具体条目、思路和做法。
这份《意见》稿的核心内容包括,“5个目标+6项措施”。
其中的5个目标,说得直白一点就是:
一、让市场更加高效畅通地运转;二、让营商环境更透明;三、让市场的交易成本更低;四、在前三项的基础上实现“高质量”发展;五、在前几项的基础上,增强国内产业链在国际市场中的影响力和话语权。
看得出来,前三个是基本目标,后两个是在前两个的基础上实现的。
支撑这5个目标的是6项措施,包含五“立”一“破”:
五“立”立什么,分别是建立全国统一的制度、建立统一的渠道平台、建立统一的要素资源、建立统一的标准体系、建立统一的监管。
这5个维度的“立”颇让各个行业欢呼雀跃,但这本就是市场健康运行的底层规则,是对市场经济一般规律的基本尊重,只不过呼吁多年一直没有立得起来。
而第六项的“破”则重点包括:反垄断、查处不正当竞争行为、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清理设障规定做法、清理违法违规招投标做法。
这一“破”是各界关注最多的,也是这份文件的中心思想,因为要破除的几大顽疾也可以看作是建立“统一大市场”的出发点。
这其中的相关问题也是近年来禁锢环保产业发展的主要因素。

下面我们就从这最核心的一“破”谈起。

02

「破除」地方保护主义和区域壁垒

《意见》稿发布后,有朋友惊叹,我们居然还不是全国统一大市场?
近些年来,我们多少有些因市场总体规模位列世界前列而产生的妄自尊大,但是,在各种显性隐性壁垒前碰壁过的从业者心里都清楚,这种总体规模庞大是一种“大而不强”的大。
这其中最本质的原因就是,总体庞大的市场在构成上是割裂的、散乱的、各自为阵的、低效的、滞胀的。
也就是说我们拥有了一个规模庞大的市场,但尚未拥有一个自由、公平、高效、高质的市场,以至于无法真正具备超大规模国家的竞争优势。
目前市场运行的主要问题,是管制过多、政府职能错位等导致的低水准的市场环境。
地方保护主义所形成的区域限制把很多产业切割成了一个个互不联通的孤岛,产业的市场规模效应不能得到充分释放。
环保产业就存在这一显著特征,企业只能在各自很小的地盘上扑腾,一旦到了别人的地盘上就会被各种障碍阻挡在外。
在各种壁垒当中,以行政区域壁垒最为显著,地方政府为了让企业把税收交在当地,为地方经济GDP做贡献,就会明里暗里地支持当地企业。
过度的地方保护扰乱了基本的市场规律,甚至是破坏了市场的健康发展。比如,有些企业按照真实的实力根本就竞争不到项目,但是总是能够采取一些鬼使神差的方式强行获得。
甚至直接将大量的资源向一些劣质的企业倾斜,比如资金、土地、税收减免等等,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和政策,压缩了其他企业的生存空间。
壁垒的设置让市场“交易成本”成为了企业发展的一大负担,进而使得市场竞争不充分,产业发展水平低下。
而统一大市场要实现的就是,统一市场、削平山头、树立中央权威,全国一盘棋,地方少干涉。
正如文件中所说,“不搞‘小而全’的自我小循环,更不能以‘内循环’的名义搞地区封锁”,其针对性可谓是非常直白。
破除暗中拉偏架的干扰行为可以促进资源的有效流动,降低生产成本,打破壁垒,降低交易成本,让内循环更畅通,让市场焕发活力。
说白了就是拒绝政策性垄断,拒绝中间商赚差价,市场资源和要素由全国统一进行管理和市场调配,不允许有地方王国。

总体而言,“统一大市场”是一次大变革,是要破除一切影响大市场形成的障碍、壁垒,在“统一大市场”的构想中,各自为阵的地方独立王国将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各地域的各产业都融入到全国这条统一产业链之中。

03

长久以来,禁锢环保市场的壁垒

当前整个环保行业被框在了一个由行政分野划分出来的巨大网格中,市场也被这张无形的网格切得七零八碎,行业竞争局部异常激烈但总体很不充分,整体发展很不健康。
一直以来,环保产业链的上下游都是受到地域限制的,其中工程公司受限最严重,也最能说明问题的关键所在。
环保工程公司是处在环保产业链关键环节的一类企业,也是受限最严重的一类,因为这类企业要和“行政中心”直接打交道,而地域限制正是以行政分野来划分的。
可以说,环保工程领域的市场完全被捆绑在各级“行政中心”周边的关系网中,想做这个领域的生意,很多时候得有门路,只有极少数优质企业可以勉强参与,但想进一步真刀实枪地公平竞争基本上是没戏的。
所以,环保行业绝大多数工程公司的业务领域被框在了所在地,好点的可以往周边努一努。除了工程领域,带有服务性的领域都是如此,甚至包含设备领域。
可以想到,在这样的市场机制下,所有企业的发展空间都是有限的,不同局部之间很难产生充分竞争,同一局部内又有无数人在竞争。行业内有低价中标的乱象,根源就在于此。
最近青山研究院团队在调研中发现,就连强势入局的国企也面临同样的困境。
不同国企本身就受制于不同地方、不同层级的“行政中心”,天然带有地域属性,其中最典型的就是过去几年冒出来的“环保集团”。
一些地方不但有省级环保集团、还有地市级环保集团,如果再算上其他来路的国企,央企子公司型、国企混改型、国资投资型等等,其中的内卷程度可想而知。

在性质上,这波浪潮中新组建的公司有的更像是政府部门下的一个机构,而非单纯的市场主体,因为其成立的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实现当地政府在生态环境治理上的构想,其中自然有捍卫领地的意思。

04

统一大市场对环保行业有何利好?

市场的统一性意味着市场的开放性、竞争性和有序性。

统一大市场一旦建立,对所有的企业都意味着更加广阔的天地,更大的增长空间,这会给很多企业的发展注入新的增长动力。

最关键的是,环保企业因此也就实现了真正同台竞技的可能,是骡子是马,一遛便知。

大市场竞争机制的形成和强化会推动行业形成新的格局,会给行业带来诸多利好:

1、让跨区域治理更加顺畅

我们知道有些环境问题不是局部的,而是一个区域的系统问题,这样的环境问题常常涉及多个行政地区,在区域壁垒存在的情况下,这类问题很难协调解决。

长江大保护虽然以核心决策层规划和以大型央企落实推动,但在实际落地中也难免有强龙难压地头蛇的情况存在。

其他一些流域等生态环境区域的治理则更难推进,各地方相互推诿扯皮的现象时有发生。

区域壁垒的破除将有利于推进生态治理的系统性,长江大保护、黄河大保护等流域治理的推动将更加顺畅。

2、加速同质和落后产能的淘汰

长久以来环保行业混杂落后,在地方保护的庇佑下存在着大量的同质和落后产能,一家低质劣质的企业甚至能通过特殊关系混得风生水起。

环保行业落后产能和同质化竞争的泛滥,使得劣币驱逐良币之风盛行,一些项目常常是资源关系说了算,专业二字在市场竞争中的分量十分有限。

壁垒的消除和大市场的形成对环保产业而言首先就是一场优胜劣汰的革命。

3、让技术创新获得价值彰显

环保行业技术创新一度被认为是伪命题,这是憋在无数专业从业者内心的痛,是对科学技术的傲慢与无知。

这种近乎病态的认知,是壁垒长期凌驾于市场规则之上的后果,也是环保行业长期以来的一大弊病。

这就导致中国有着最广大的环保市场总量,却鲜有在技术创新上有所突破和引领的迹象,无数的专利都只能是玩文字游戏。

究其根本,全在于市场的真实需求与技术创新之间的关系被各种壁垒隔断了,因此,统一大市场将有望构建起这一关系,让技术创新的价值得以彰显。

在统一、透明的大市场中,技术创新优势也才能够成为助力企业发展的长板,优质的技术和产品也更能够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4、历练出能走得出去的环保企业

有人曾经发问,我们有世界最大的环保市场,为什么产生不了世界级的环保企业?

这个问题本身就存在问题,因为条件假设是不成立的,因为世界最大的环保市场是割裂的,是竞争补充的。

而环保企业大而不强的根源就在于行业不能打破地域限制,进行充分的较量,产业因此也得不到升级。

统一的市场也就意味着更加广阔的天地,有这样的市场条件才能实现产业升级,才能真正培育能在世界舞台上施展拳脚的旗舰企业。

总体而言,统一大市场对有真本事的企业无疑是利好的。
其中,《意见》提到“不得违法限定投标人所在地、所有制形式、组织形式,或者设定其他不合理的条件以排斥、限制经营者参与投标采购活动。深入推进招标投标全流程电子化,加快完善电子招标投标制度规则、技术标准,推动优质评标专家等资源跨地区跨行业共享。”
参与过环保项目招投标的青友们都知道,这其中是猫腻最多的地方,在招投标中为“内定者“量身设置条件以保证其中标是常见的暗箱操作,长久以来这一顽疾对市场的公平竞争破坏巨大。
《意见》中的规定也就是意味着,未来所有的招投标会电子化、会向社会公开,包括评标评委的意见打分可能也会公开,与之息息相关的市政工程领域必然会得到松绑。
05 
写在最后
长期乐观、短期还是要设法在内卷中胜出

关于统一大市场,国家开了个好头,我们也看到了上层的决心和解决问题的紧迫性。

但统一大市场的实现也并非易事,对于环保企业来讲,统一大市场一定会是一个持久战,这里面涉及的利益过于复杂,更涉及到从地方政府落地政策到企业经营策略的方方面面。

这其中最大的难处就是处理好统一性与区域性的关系。一方面这一目标的实现需要调整经济体系的底层架构,只要地方还背着GDP为主的KPI,执政者就会想方设法构筑起地方保护的围墙,尤其对于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地区。

另一方面,破除行政垄断和种种壁垒,也就意味着会触动各层的相关利益,这在体制内部的推行中就面对极大的阻力。

统一大市场的政策值得我们长期抱有期待,但短期内企业还是要能够在现有不那么理想的环境中找到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空间。

青山产业评论
广告位

作者: 边走边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2313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9524863#qq.com(把#改成@)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